公司新闻News
公司新闻
位置位置: 首页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

鋼鐵金融危機變局融資

作者:亚美真人来源:[亚美真人公司]访问:036时间:2019-11-30

鋼鐵85%-95%的融資比例甚為誘人,但期貨公司能否完成預期還很難說。融資有時可以圈錢,不過掙錢才是硬道理,國內鋼鐵行業變局中 ,這些鋼鐵行業發展中的階段性矛盾漸漸淡化,爭辯也隨之消失,特別是後來隨著中國經濟的迅速發展和鋼鐵行業本身的努力,在經濟建設對鋼鐵產品大量需求的強勁撐持下,鋼鐵(也包括其它產業)都進進了一個高投進 、高增加的快速發展階段……直至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再至當前歐債危機,又至全球經濟增速放緩,再加上我國鋼鐵行業在此前大量投進建設的項目相繼建成 ,整體產能出現了階段性過剩……

前些日子在鋼鐵行業論壇上 ,與會嘉賓就“危機、冷冬”等話題各抒己見。盡管演講者盡可能地使發言聽上往不那麽枯燥與嚴厲,但會議氛圍仍不輕鬆——鋼鐵業的冬天來了,這是不爭的事實。在一名德高看重的冶金專家就“鋼貿企業如何擴展融資渠道”的話題做完發言後,一名化名為肖南的男子拋出一個創意:鋼貿商在銀行進行“倉單質押”的同時,期貨公司可以作為鋼貿商的委托方對“抵押物”的關聯性品種做期貨保值。如許,銀行的部分風險就轉嫁到期貨上,放款幅度可以做大 。更為誘人的是,一些在銀行沒有授信的小鋼貿公司通過這類方式能夠拿到銀行的授信額度。

相比於專家們的高談闊論、紙上談兵,與會的鋼貿商們對於這類“拿來就用”的辦法更感愛好。不久前,肖南帶著他的團隊開始了對鋼貿企業的調研。“目前,該模式已在棉花品種上成功運作了兩單,下一單是自然橡膠貿易商在做,隨著這類‘***’模式的相對成熟,我要把它複製到鋼鐵行業。” 肖南對新金融記者說 。

期貨“擔保”

與傳統的倉單質押大致相同,鋼貿商把貨抵押給銀行,放在銀行指定的倉庫。這時候期貨公司通過計算,會選擇一種與抵押物關聯性較強(一般在95%擺布)的品種進行套保。

例如:鋼貿商給銀行抵押1000噸的板材,銀行擔心市場波動會使板材的價值縮水,建議鋼貿商往期貨公司做一定的保值。通過和期貨公司的溝通,銀行參與進來,銀行把錢貸給鋼貿商,鋼貿商從中拿出一部分錢在期貨公司的賬戶上開戶,委托期貨公司往做螺紋鋼期貨的長期保值,由於螺紋鋼與板材的關聯性較強,有相同的漲跌趨勢。板材價格上漲,螺紋鋼價格也上漲,反之,板材價格跌了,螺紋鋼也一樣。對螺紋鋼做期貨保值,就能平衡板材的價格波動。

當期貨公司判定抵押物板材價格有下跌風險時,期貨公司賣出其關聯品種——螺紋鋼,待市場價格下跌後,期貨公司以低價買進螺紋鋼,賺取中間差價。對鋼貿商而言,固然實際抵押物板材價格縮水 ,但螺紋鋼賺取的差價幾乎可以等量彌補板材下跌損失 。對銀行而言,由於抵押物的價格被鎖定,所以銀行可以規避部分風險。

“銀行有一個風險的紅線,在沒有達到這條紅線之前不必完全保值。比如你質押3000噸貨,可能隻需要保1000噸,由於價格上漲對銀行有益,對貿易商也有益。”肖南先容說,該模式在國外已成熟運作,但放款質押業務對於國內期貨公司來說還是一個新鮮事物。

需銀行配合

據肖南先容,以這類模式操縱的“倉單質押”可將鋼貿商的融資杠杆擴大到85%-95%。對鋼貿商而言 ,這個融資比例算是很高了。“一般情況下,鋼貿商在銀行的融資比例在70%就已算高的了,有的隻有40%、50%,即使銀行審定的額度是70% ,對應這70%的現金也不會全部給你。銀行會要求你存進一部分資金不能支出。本來你能提取70萬現金,這下可能隻能支出50萬,本錢被變相地拉高。”某鋼材貿易公司經理在接受新金融記者采訪時表示。

對於期貨“擔保” ,鋼貿商表示樂於嚐試,即使是要一次性付給期貨公司總質押貨款3%。的用度,鋼貿商也願意接受。肖南以為,假如三方(鋼貿商、期貨公司、銀行)達成合作,最沾恩的莫過於一向無法獲得銀行信用額度的小鋼貿商,在期貨公司“保值”擔保下,銀行或許會給這些小鋼貿企業一個機會。“目前我們做了一個棉花企業,他之前在銀行是沒有授信的,通過我們這個模式,銀行給了他一個億擺布的授信額度。”肖南說。

行業人士擔心,由於是三方合作,期貨公司要捅破銀行這個“天花板”有難度。一德期貨研究院鋼鐵分析師寇寧告訴新金融記者,之前就這類模式她谘詢過光大銀行,當時詢問的品種是焦炭,得到的答複就是不給做。

“現在銀行比較看重能源類,對於鋼材類貸款,他們會比較小心。但一些小銀行對鋼材還是比較輕易貸,究竟它的(鋼材類)利潤不低。但是比較重視風險的銀行就不願意涉足鋼材類。由於之前有鋼貿商拿鋼材反複抵押往做期貨,所以銀行比較規避這方麵的風險。” 寇寧以為,全部模式是可行的,但在具體操縱上 ,要突破銀行是一個比較大的挑戰 。合作成功需要銀行具備三方麵的條件:第一,對鋼鐵類貸款不排斥;第二,認可這類合作模式;第三 ,有錢。

風險仍存

據記者了解,目前建設銀行與民生銀行已與期貨公司就上述模式達成合作意向。業內人士以為這類模式對銀行來說是一個保障。由於期貨公司對某個倉單進行套期保值,一旦有一方違約,需要把這個倉單變賣的話,所出售的就是一個組合,包括倉單和期貨頭寸,如許保證了全部倉單的穩定性,銀行就不必承擔這方麵的風險。

也有人以為,對於期貨商和鋼貿商來說這是一個雙贏的模式,但對於銀行而言,風險並不會由於期貨的參與而完全規避掉。套期保值無法保證品種價值是恒定不變的 ,當期貨價格走勢與預期相背離,這個組合價值就會虧得更多,所以,此種模式也有可能把風險擴大 ,那麽銀行的潛伏風險將會更加不可控。

事實上,對於傳統的倉單質押業務,銀行也存在一定風險。當銀行給鋼貿商以倉單的形式進行抵押放貸,銀行以倉單的價值為基準按照一定的額度比例授信。這時候假如鋼材市場情況不好,鋼貿商可能會選擇性違約。這時候銀行的風險是:一張100萬的倉單,銀行放貸給鋼貿商70萬,而鋼貿商最後變現的價值不到70萬,這對於銀行來說輕易造成貿易商潛伏的壞賬風險。“期貨公司參與傳統的倉單質押業務,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減小銀行的風險,但想要完全避免 ,似乎不大可能。”

Copyright @ 2018-2020 河北亚美真人钢管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冀 ICP备08104486号

 
QQ在线咨询
客服热线
002-34668547